摘要:当上市压力变得前所未有的时候,数据就开始了所谓的摇摆。美团酒店数据粉饰的背后,是管理层的无奈和对市场的恐惧。

美化酒店数据背后:实为美团压力下无奈之举-

美团酒店数据风波

近日,美团点评高调宣布,2016年酒店间夜量超1.3亿,高星酒店同比增长三倍。这是继今年1月酒店“放卫星”,2月公开宣布进军用车业务、发布“必吃榜”之后,美团点评近阶段的又一个高调举措。

显然,这是美团提升估值、意图上市的“节奏”。而比对前两年的美团,其也从未如此地高调、密集地进行对外表态。

但“放卫星”,却经不起推敲。比如,投资人肯定会关注到:以“间夜量、高星酒店大增”来看,问题在于,2015年的美团数据并未算上大众点评的量,而2016年的统计,却将两者的量级都算上。

事实上,媒体也曾报道,目前,美团高星酒店数据造假的手法主要有两种:一是混淆概念,以中低端酒店充当高星酒店;另一种是,为了刷流量,对酒店倒贴佣金,以不合理低价吸引消费者,此后再从其身上薅羊毛。

最终,这其实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更不利于正被“薅羊毛”的消费者。

玩弄小伎俩 混淆高星概念

从去年开始,美团宣布进军高星酒店市场,但策略却是欺骗消费者,把中低端酒店包装成高星酒店,提供名不副实的酒店预订服务。

公开资料显示,以上海地区为例,途客中国酒店(上海迪士尼周浦万达店)在美团上的标注为“高档型”,房价为最低147元起。然而,携程、飞猪只是把该酒店标注为“舒适型”,途牛的标注则是“经济型”。

“高档型”与“经济型”之间有着天壤之别,显然美团在严重误导消费者。其实,这是美团酒店以次充好的一个缩影。有记者调查发现,美团在北、上海京地区的高星酒店,绝大多数是不知名的单体酒店。

更深层次来看,这也揭开了美团抢食高星酒店市场不顺的盖子。按美团自己的定义,搜索上海地区,一些200多元、300元的酒店就被标注为“高档型、豪华型”。比较去哪儿、飞猪、途牛等,这些酒店只能算“中、低端酒店”。

查看各OTA的App,携程到飞猪,再到途牛和同程,高星酒店均价都超过500元,接入的多为知名五星级酒店连锁企业。

 欺骗市场 间夜严重“注水”

与此同时,为追赶携程、飞猪等竞争对手,美团也宣布了一系列酒店合作,包括华住、维也纳、洲际酒店等在内。

但在与洲际酒店签约后,产品却迟迟未上线。对此,美团曾回应称,“预计会在2月开始上线部分国内酒店”。

但从去年12月1日宣布合作至今,三个月时间过去,美团平台上仍不能大批量预订到洲际的酒店资源。

同时,在1.3亿的间夜量数据上,其计算的是美团+大众点评的间夜量。如果从严格的数据意义上说,这并不具备“同比”层面的可比性。

倒贴酒店佣金 收割消费者

“包装”数据、混淆概念之外,美团还做出倒贴高星酒店佣金的举动。

美团酒店一直标榜低佣金。据美团内部人士对媒体的说法,其签约酒店佣金为8%,在某些二线城市更是低至6%。

根据美团公布的高星酒店价格,有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美团目前高星酒店的均价、佣金8%计算,美团每个间夜的佣金为24元。

目前,美团对高星酒店的补贴为25元、35元、50元三档,再加上地推、运营等各项成本,这意味着不仅不赚钱,每个订单还要倒贴至少几十元。业内人士透露,去年10月最疯狂的时候,美团补贴的范围涵盖了平台上近5成高星酒店,力度均高于佣金收入。

短期来看,美团刷出流量的同时,酒店也获得了客流。其实,这吸引的仍然是价格敏感型用户,与高星酒店的目标群体不符。对于美团平台上真正的高星酒店来说,并未从中受益,沦落为“陪跑”角色。

长远来看,美团必然把由此带来的亏损转嫁到消费者和酒店身上,其在团购业务领域已上演了大幅提佣的把戏。其实,2017年新年伊始,鉴于美团大幅度提高合作商家佣金,并建议提高售价将成本转嫁至消费者身上据报道,宁波多家酒店“逃离”美团。

 讲资本新故事 应对高估值泡沫破灭

日前,企鹅智酷发布报告称,以美团为首的O2O行业野蛮生长走到尽头,进入长期下滑区间,难获得高增长,盈利能力成为一个公司价值的核心。

据媒体报道,由于找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酒店、团购、外卖三大业务纷纷受挫,投资人不愿意接盘,美团拿不到新融资,估值已从高峰期的180亿美元降至120亿美元,跌去三分之一。

所以,美团在高星酒店,乃至总体酒店间夜量数据中注水,并持续对外宣传,动机昭然若揭,就是为了向资本市场讲故事,再度“吹”高美团的估值。

2017年,将是美团第一个上市时间窗口。时间,不再是美团的“朋友”,反而转变为“敌人”。在一直不盈利的情况下,如何应对上市大考,正是摆在美团面前的一道难题。当期待中的冲刺上市无果,美团的最终命运也已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