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在瓜子二手车母公司车好多获得15亿美元新一轮融资的新闻刷屏之际,再次流出了优信可能被瓜子收构的传闻。虽然瓜子第一时间对此进行了否认,但这一传闻的流出,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市场对优信的某种态度:除了等待被收购,似乎已经没有更好的出路。

从2018年上市以来,4天破发、常年腰斩的股价已经成为这家上市时号称“二手车电商上市第一股”撕不掉的标签。单一落后的业务模式、徘徊在警戒线附近的资金流、不时爆发的业务风险,使优信难以脱离持续低迷的股价泥潭,未来的发展前景更是日趋暗淡。

8年过去,优信还是那个传统的优信

成立于2011年的优信,已经是一家经营8年的老牌互联网公司,但时至今日,主要业务也只覆盖了优信拍(B2B二手车批发)、优信二手车(B2C二手车交易)及优信金融几部分业务,其他一度风头无两的业务,甚至在财报中毫无营收体现。相比之下,尚未上市的车好多虽未公布财报,但业务范围已经覆盖了二手车及新车交易、金融、保险、维修保养等汽车消费上下游业务,从广告投放到线下开店,已经落地了颇具规模的业务生态。而基于SaaS服务的大搜车也通过弹个车实现了针对新车领域的进军,并尝试开辟线下店,扩展业务范围。优信与业内其他玩家的业务差异越来越明显。

二手车行业本身并非“小而美”的行业,由于汽车本身的高价值、高服务需求属性,完善的生态业务体系建设不仅能够通过一站式服务强化用户粘性,也能基于长线服务摊薄单一业务交易成本,从而带来交易成本的下降,提升用户认可程度,才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走势之一。

优信并非不清楚这一业务逻辑,但拓展生态业务线的难度之大,却超出了优信的能力所及。2016年底,汽车资讯社区优信车伯乐上线,并宣称将斥资2亿元人民币打造“伯乐号”内容生态,然而17年底这一更名为“优信新车”的业务已经停更宣告失败。此外,优信曾经大力投入过的C2B业务、新车一成购业务也大多在一阵宣推后偃旗息鼓,甚至无法在财报中有所体现。

业内人士指出,生态化的失败说明,优信显然在多个层面低估了构建生态的难度:战略层面缺乏长期规划,优信在新业务拓展方面盲目热衷于行业投资热点,导致“三分钟热度”的投资倾向;业务层面缺乏生态协同,C2B等新业务的投入不仅无法同已有业务形成合力,还可能伤及固有业务导致夭折;资本层面缺乏资金助力,大量业务的投入需要庞大的资金作为支撑,近期优信全国范围频繁关店正是前期盲目扩张带来资金紧张的严重后果。

归根结底,构建业务生态需要多业务线打通和协同,需要建立在业务无缝衔接、底层数据打通、人员多线协同的基础上。但优信自创始之初整体导向一直是赋能车商业务发展,双方各自业务、利润与市场目标都千差万别,与分散于全国各地的中小车商业务衔接矛盾不断,更遑论数据打通和人员协同。同时,二手车商基于传统差价模式的低买高卖交易,决定了优信无法获得真正有行业价值的交易价格数据,更无法在这一基础上洞察行业趋势及进行商业决策,难以成为一家推动行业变革的企业,而仅仅是一家二手车流量转售和金融平台。

因此,尽管18年12月宣布了进驻淘宝开店这种抱大腿的合作,优信的股价也没能挺过一个月,在1月初就跌回了3.5美元以下,此后始终也没能突破发行价腰斩的魔咒。而车好多宣布融资之后的“碰瓷”收购传言更是没有打出任何股价水花,就遭到了对方“三年内不做二手车行业并购”的直接否认。通过业务与合作拉升股价这条路,优信已经很难走得通了。

持续低迷的股价下,优信的未来在哪里?-

新零售未来已来,优信渐成资本“弃子”

随着新零售概念在中国的大获成功、瓜子二手车、毛豆新车等新零售线下店模式的广泛落地,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汽车新零售已经成为行业和资本的新宠,甚至在资本寒冬中依旧有大额融资涌入。而缺乏新零售基因、依赖于二手车交易信息分发与金融收益的优信,不仅没能赶上新零售的风口,反而频繁被爆出线下门店关店传闻,在这种资本环境下,能够得到资本青睐的希望无疑会更加渺茫。

股价低迷不振,有没有可能通过增发或新的融资实现增长?显然优信并非没做过这方面的努力,然而增发股票需要资本市场的高度认可,至少需要大幅高于发行价的股价和急剧增长的发展趋势作为支持,才有可能在不伤及已有投资者的情况下实现增发。如今优信业绩疲态频现,距离寻求增发可能的上市市值30亿美元市值依然遥遥无期。而相较于优信努力争取来的各种提振股价的合作,投资人反而可能更关注优信涉嫌“虚假宣传”的新闻。

仅在2019年初,就有公开信息指出,多家机构在美对优信展开法律程序,起诉其涉嫌“对市场传播虚假及误导性信息”。相关内容指出,优信计划取消车辆检测等用户服务,转而交由线下二手车商完成,可能严重影响了B端业务及收益模型,造成投资人损失等。且不论优信是否真的会为了节约成本将检测服务外包给车商,单就上市半年有余就面临如此严重的起诉罪名,也在一个角度佐证了优信在资本市场的形象,早已远非“中国二手车电商第一股”这么光鲜。

持续低迷的股价下,优信的未来在哪里?-

缺乏外部资本认可的优信,也面临着严峻的资金考验。而去年就有媒体分析过优信的第三季度财报,指出优信单季亏损5.94亿元,账面现金及等价物加短期投资共约12.58亿元,短期债务6.05亿元,折合账面可用资金剩余6.53亿元,而这一数字仅仅能够填补当季市场支出。随着第四季度二手车交易旺季到来,广告投放及营销费用增长,账面亏空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结果。同时,今年6月优信还有一笔来自银行的1.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亿元)可转债即将到期。此前有媒体报道过,如果优信股价不能在6月末达到9.72美元以上,则这笔可转债将变成亟待偿还的债务,资金压力将雪上加霜。因此优信将Q4季报及2018年报一直推迟到3月中旬发布,未免正在为处理财报的披露情况而焦心。

业务增长缺乏空间,资本缺口日趋明显,资本认可度不断下滑,随着市场结构的变革转型,无可腾挪的优信,未来的发展可能比当下更加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