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作为新入局的汽车企业,切不要在资本的泡沫下一味的追逐量产化,以榨资本红利,因为缺少行业积淀的量产化,对用户来说就是一场灾难,这样来看,量产并不是每个新入局汽车企业的终点,恰恰才是他们的起点,FF如此,未来的新入局者更是如此。

曾经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虽然脱离了乐视的堡垒,但依然处于风口浪尖,每一次的动作都能在业界刮起一阵不寻常的风暴,而这一次,正是老贾退居二线之后的FF汽车。

10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00708.HK)公告披露称,FF半年烧光时颖公司8亿美元融资,又要求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且贾跃亭利用自己在董事会的席位优势,未达到提前付款条件之下就要求付款,并提起了诉讼,要求剥夺时颖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贾跃亭和许家印这一仗,其实都是FF的“产前焦虑症”-

一瞬间,媒体圈炸了锅,开始了对贾跃亭和许家印以及FF深度刨地,可见老贾在业界的关注度还是蛮高的,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总能让媒体如此担忧,不过就在人们将这次解除协议矛头都指向FF的时候,FF终于按耐不住了。

沉寂一日的FF于10月8日下午声明反击称,与恒大解约的唯一原因是恒大未在协议有效期内履行其支付款项的承诺。恒大不应该扣留款项,同时又阻止FF接受其他融资。FF否认贾跃亭操纵董事会,并指责恒大单方面出现多条违约。

从双方的公开声明来看,恒大健康和FF各执一词,但核心的焦点其实还是控股权。一切的争执为的都是双方利益最大化,没有谁对谁错,站在双方的立场,逻辑都没问题。

FF的“前世之忧” 老贾和老许的“今日之痛”

对于FF来说,这是贾跃亭极为重视的一个生态分支,不然老贾也不会从乐视出来以后只保留自己的FF,而不是其他项目,对于老贾来说,我个人认为一直是一个比较有远见的人,虽然乐视生态目标没有实现,但并不能否认贾跃亭对未来趋势的前瞻性判断,而保留的FF的地位,可谓是老贾对未来新能源汽车的又一次预判。

而当时亏空过大的乐视集团,FF可以说是其中较重的一个项目,即使老贾把它从乐视剥离了出来,但依然难以依靠自身力量力挽狂澜,这导致FF差点遭遇断粮危机,直到今年6月,恒大宣布以20亿美元拿下FF母公司45%股权,FF造车得以继续进行。

这对于当时的许家印来说,绝对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因为对于当时的FF来说,FF拥有1000多名技术人员及380件世界领先的专利。据说,贾跃亭最早融资时,预计的FF估值在80到100亿美元。而恒大入股时,正值FF资金链断裂。恒大以20亿美元拿下45%股权,说明FF估值仅40多亿美元。同比刚以60多亿估值登陆美股的蔚来汽车,恒大的生意一点不亏。

对于老贾的FF来说,也不吃亏,不仅解决了资金问题,而且老贾本身依然对于FF有着绝对的控制权,因为公司的主导权是采用AB股形式,对于这一点,FF相关负责人解释:,贾跃亭持有FF 33%的股份,但1股拥有10票的投票权,而投资人(恒大集团)持有FF 45%的股份,但1股仅有1票的投票权。如此一来,贾跃亭拥有超级投票权,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是FF的第一大股东,但对公司拥有绝对的运营权,包括在董事会、日常经营管理、投资大会等。

当然了,这一切的顺利成长都源自于一个对赌协议的建立,今年6月,恒大与FF签订对赌协议,如果在2019年不能实现量产,贾跃亭将失去1股10票的权力,恒大将主导FF的经营。贾跃亭也曾口头承诺,FF91要在2018年底实现量产、2019年投入生产10万辆。

因为从许家印的角度看,当初答应“援助”贾跃亭肯定也是经过了一番考量的。注资FF,能够让恒大切入汽车产业,从研发布局、产能规划等多方面接手FF。一旦贾跃亭无法完成对赌协议,许家印就可以彻底剥夺贾跃亭对FF的控制权,全面接手FF。而从贾跃亭的角度来看,接受许家印的条件,是对未来量产化FF充满了信心,但从目前公开的FF91生产进程来看,距离量产目标相去甚远。今年8月28日,贾跃亭宣布FF91首台预量产车下线。为了达成尽快量产的目的,老贾只能加大融资力度,以资金助推FF量产化进程,这显然超出了许家印原有的预判,矛盾激化自然也成了必然。

互联网汽车资本发酵 FF的“钱途”如何?

对于当下的电动汽车市场而言,可谓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态势,尤其是中国政府对电动车的扶持政策,如为电动车的各生产企业提供大量的补贴,其金额占到车辆零售价的近 50-60%,同时购买电动车的车主们也无需支付针对本土汽车征收的销售税。中国的各级地方政府还会为购车用户提供额外的购车激励措施,包括:免收车辆登记费、在全国范围内布局电动车充电设施网络并推动其建设等。

除了政策的支持以外,必要的成熟案例也是必不可少的,对于中国市场而言,这个案例可以说就是之前广受业界追捧的特斯拉,特斯拉的成功给了后来者新的思路。要实现弯道超车,唯一的方法就是降维打击。而电动汽车,就如同那个可以对传统汽油车、柴油车实行降维打击的 " 二向箔 ",被无数人寄予厚望。

而FF就是贾跃亭和许家印对未来新能源汽车的期望,所以,想要达成这个期望,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目前对于FF”价值“和”控制“问题的平衡,在资深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看来,所谓“撕逼”只是表象,都为争取双方利益最大化。许家印想通过较少的投入,获得较多的控制权,而贾跃亭则相反。纵观双方的声明,我们发现二者的矛盾并非不可调和,甚至核心诉求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让汽车尽快的落地),只是双方都想更进一步,所以才会把次要矛盾公开化,来进行试探性博弈(当然到了媒体眼中,就是要分道扬镳的节奏了)。不难判断,经此过后,双方各退一步(其实换个角度看,就是各进一步了),许家印在后续商业上会有更多预期回报,贾跃亭则继续拿钱获取更多自主权。

当然了,不管结局最终如何,这都不会影响以FF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的影响力,虽然以目前来看,无论是美国市场,还是中国市场,传统车企的地位暂时还难以撼动,市场基本形成了寡头竞争的局面。一方面,汽车行业高资本投入、高研发投入、高人力投入等因素为行业筑起了很高的行业壁垒,另一方面传统汽车厂商从生产到销售、售后等环节的运营能力已经纯熟,新车企往往难有可乘之机。

不过,拥有全新玩法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往往会在产品外观、营销手法等方面给传统企业注入新的活力,这种更贴合当下消费升级时代的用户消费思维,让汽车以更好的姿态存活在每个家庭中,为每个家庭带来更好的出行服务。

所以,作为新入局的汽车企业,切不要在资本的泡沫下一味的追逐量产化,以榨资本红利,因为缺少行业积淀的量产化,对用户来说就是一场灾难,这样来看,量产并不是每个新入局汽车企业的终点,恰恰才是他们的起点,FF如此,未来的新入局者更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