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市前,美团对国内的合作伙伴展开了横征暴敛,提高利润做好财务报表,吸引更多投资人——可这些行为一旦导致合作商家、骑手和用户的纷纷脱离,惨淡的市场或许会给美团更加致命的一击。

互联网独角兽美团正在加快赴港IPO的步伐,不过支撑美团发展的商家、骑手和代理商却没有感受到美团IPO所带来的利好,相反,美团正通过全面提高抽成、降低代理商和骑手收入、逼迫商家二选一等方式“粉饰报表”,这在很多城市已经引起“公愤”,部分商家甚至打出了“拒绝垄断 拒绝美团外卖”的旗号,而代理商和骑手也以各种方式抗议美团的“霸权”。

根据界面记者报道,最近美团在部分区域与商家续约时,要求商家签独家排他协议,只能用美团外卖、不能接入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如果不签署独家协议,平台抽成比例会从16%提高到21%,同时配送范围会缩小到现在的2.5公里,相比之下,众包配送团队则最大可覆盖至4公里范围。而对独家合作商家,美团同样提了两点要求:第一、要保证商品售价低于饿了么;第二、保证参与所有美团的运营打折促销活动。如下图所示,这是网上流传的执行细则。

美团的生死时速-

不仅如此,从2018年3月份以后,美团开始有意向商家收取保证金。根据界面的报道,美团的保证金将按照月交易额的5%收取。按照美团BD的说法,这批押金将全部上交公司。一年后合同到期才退还给商家,其目的是为了让商家保证服务质量。但是如果不交,则会被强制关店。

按理说,越临近上市,美团应当越“谨小慎微”,尽量避免出乱子,那么为何美团要铤而走险,做出侵害各方利益的事情?这还得提到美团的估值问题,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经历近期资本市场调整波动之后,美团IPO估值区间已经从原来预期的600亿美金下调至投前350-400亿美金,这和小米IPO之前下调估值如出一辙,当然,两者的原因也完全一致------在预期的范围内无法获得投资者的认可。

如此一来,美团做出上述举动也就不难理解------通过对最核心的外卖市场进行开源节流,提高利润,编织一张好看的报表去给二级市场讲故事,争取更高的估值,这是一个完整而又理想的商业链条。

王兴是个精明人,在做上述决策之前,肯定会算一笔账,一天的GMV以最多15%的速度可以增加多少金额,对应的又会提升多少估值。从二级市场的角度来看,也许在美团估值跌到350亿美金的时候,王兴抛出个业绩增长30%的数据,用以安抚投资者,扩大认购规模------“看,我的营收甚至盈利都不是问题,快来认购我吧!”

不过王兴更明白的是,这笔账的背后有一个时间窗口,一旦错过,难说美团不会面临灭顶之灾。换句话讲,IPO对美团已箭在弦上,但上述举措却是一步险棋,如果成功王兴或许能如愿以偿,一旦失败美团恐万劫不复。

从美团的做法来看,很显然,它是想先从外卖市场获取一笔可观的利润,让报表好看,在市场份额短期很难提升的情况下,提高抽成、降低代理商和骑手收入无疑是个“立竿见影”的策略。在做好报表后,美团可给二级市场展示,为其盈利能力、增长潜力“背书”,当然,这或许可以使其获得更高的估值,并从二级市场募集到更多资金,之后美团又可以用这些钱去拓展更多边界和用户,获取更大利润,从而形成一个貌似良性的“商业循环”。

不过这个模式有三个巨大的隐患,首先,美团无法确保其提高抽成、降低代理商和骑手收入的做法“不失民意”,现在看来,各方对此严重抵触,恶劣的影响正在发酵,如果这导致美团市场份额受损、众叛亲离,那无异于“得不偿失”。

其次,就算美股能侥幸走过第一步,在向第二步跨越时,二级市场很难认可其短视行为,甚至对这种缺乏责任感的短视行为表示强烈不认同。因为美团并不是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去提振业绩,而是靠加大对商家、骑手和代理商的剥削实现的。

三.美团的竞争对手,如饿了么,以及后起之秀滴滴外卖也步步紧逼,这使得美团“腹背受敌”。从之前的打法来看,美团基本是靠补贴占据市场,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如果持续推行上述策略,必然会使合作伙伴倒戈对手,导致大批用户离去。如果美团不悬崖勒马,这样的崩盘局面将会迅速而残酷的在美团上演。

综合上述分析来看,美团通过压榨合作商家、代理商和外卖骑手来为IPO铺路的做法无疑是“饮鸩止渴”,我感觉美团很难跨过这个时间窗口,但对王兴来说已经没有选择,必须赌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