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2元到0.12元,支付宝刷出了一道付费的广告链-

从微信群的红包链接到朋友圈的二维码的扫码红包,支付宝红包在微信中可以说是迅速走红,这时间你打开微信有的朋友可能最多的就是支付宝的红包链接了,不过,这一招还确实挺有效,一开始的十几元、二十几元红包让很多没有支付宝的用户成了支付宝的用户,很多不用支付宝的用户开始了自己的支付宝之旅,不得不说支付宝的这次红包效应的确造成了刷屏级的效果。

简单、真实、有效,激发用户支付行为

相比很多公司的红包政策,支付宝红包这次之所以可以造成刷屏级的效果,其实归根结底的说就是支付宝这次的红包策略简单、真实,这打破了现阶段很多电商公司的套路级玩法,让用户可以最简单、最有效的方式得到自己想得到的利益。

以微信和QQ来看,虽然同属一家公司,但微信却能后来居上超越QQ在社交领域的地位,除了腾讯这个光环以外,更多的是微信本身这个产品相对于QQ在社交属性上更加的直接,聊天信息展示更加的直白、信息传递更加的直接,再加上后期的微信红包、朋友圈的辅助,使得微信现阶段的用户达到了9亿之多,日活跃用户也远超QQ,成了当下国民最流行的社交方式。

回看支付宝,虽然一直想着要拓展社交壁垒,但页面承载的商业性质复杂,用户想要聊天可以说很难第一时间找到聊天的入口,这大大的阻碍了支付宝社交职能的拓展,使得支付宝虽然有着强大的用户基础,但一直惨遭微信在社交领域的吊打。

而这次支付宝的红包效应没有过多的屏障,用户只要打开支付宝通过扫一扫就能领导支付红包,而且在使用上不用用户分享了、朋友帮忙等社交常用的裂变手法,使得用户更加乐意去使用支付宝支付,这其中除了支付宝的给钱的这一特有价值以外,更多的是支付宝这一支付手法足够简单、实用。

利益附能 商家成了支付推手

当然了,除了用户受益以外,其支付宝的红包效应之所以能这么迅速的打通原有的支付壁垒,再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用户在扫支付宝的领红包二维码的时候,其红包二维码的本身用户也会在用户通过此二维码红包消费获得返点,这就会促使很多商家愿意为支付宝打广告,愿意将自己的支付宝红包二维码张贴出来以供用户使用。

众所周知,商家的本质是利益,而二维码红包除了给用户带去更好的支付便捷性外,在黏贴用户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利益,这种双向受益有谁不愿意去做呢?

相比支付宝的口碑商家,为什么会与美团相差很大,其关键因素就是没有形成双向壁垒,之前我朋友开的一家小吃店,除了美团、饿了么这些成熟的商品外送公司以外,支付宝的口碑也去找过,而且期间也利用用户在店里的二维码扫码优惠促销过,但试行了几次后,我朋友发现只给了用户利益,自己除了不赚钱反而还贴钱,后来就将自己的口碑二维码扔到了一边。

不过,这次的支付宝红包的确是实战性很强,大到超市、饭店,小到家门口的水果蔬菜店、甚至是路上的卖红薯的都是将支付宝的两张二维码贴到了最显眼的地方,一张供用户领红包一张用以给用户支付,这种双向收益的驱使使得支付宝的支付入口成了每个商家必贴的支付品牌。

利益驱使行为 行为养成习惯

在印度和泰国,驯象人在大象还是小象的时候,就用一条铁链将它绑在水泥柱或钢柱上,无论小象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小象渐渐地习惯了,不挣扎了,直到长成了大象。长大的大象已经可以轻而易举地挣脱链子,但它从不挣扎,竟乖乖地被这根小小的柱子,这截细细的链子拴住。大家不妨思考一下,小象是被链子绑住,而大象却是被什么拴住的呢?

毋庸置疑当然是习惯了,古代印度有句谚语:“播种行为,收获习惯;播种习惯,收获性格;播种性格,收获人生。”放回到支付宝这里来看,因为其相比微信来说,有着天然的屏障就是社交,如果没有任何利益诱捕,用户我想打开支付宝的频率会很少,或者说有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有支付宝这个东西,而红包的利诱使得很多用户开始着手使用支付宝了、开始成了支付宝的用户了、老用户开始增加支付宝的使用频率了,这对于马云来说我想是一个莫大的安慰。

因为很多公司虽然前期通过多样性的方式积累了用户数据,但后期与用户互动性较差使得原有的用户数据没有很好的被激活,只是停留在了平台的死用户,这对于一个平台来说是致命的,因为用户的价值没有很好的与企业价值相嫁接,即使坐拥百万人口流量,但能用的可能寥寥无几。

而支付宝这次的红包策略可以说很好的调动了商家和用户的双向机能,让商家、用户、支付宝绑到了一块,在打通支付宝支付入口的同时给商家和用户都带来了收益,对于支付宝来说,除了拉拢新客户以外更多的是激活了原有的一些用户数据,使得支付宝为了后期的业务拓展打开了新的用户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