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通过这份《2017国民阅读报告》,我们发现,影响图书销售的因素来自多方面,促销的时机、消费者购书的目的和粉丝经济等都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想要抓住消费者,先要了解消费者,还是先看看报告再说吧!

如果有人问,你为什么而读书?或许大部分人会脱口而出,为中华崛起而读书。

如果有人问,你为什么而买书?那答案的可能性就太多了。

近日,京东数据研究院发布了一份《2017国民阅读报告》,对中国网民购书行为和原因进行了多维度剖析。报告认为,影响读者购书的因素有三个:时机、功能和促销,缺一不可。

报告显示,近年来,用户的阅读出发点更加明确,更注重自身买书的功能性,专业领域书籍的市场需求持续扩大。同时,促销、粉丝经济、社会热点等都对图书销售有着越来越强的影响。

图书销量的潮起潮落,谁给了用户“临门一脚” 

分析网购图书用户的购书行为,第一步就是分析图书的销量。这份报告中显示:图书的销量在全年有明显的起伏,其中的高峰分别为1月、3月、6月、9月、11月。进一步探究销量变化的原因发现,促销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

看了京东国民阅读大数据才知道:文化人儿买书,是酱事儿的-

1月、6月和11月的图书销售高峰,与年货节促销和618电商大促有直接关系,各家电商平台都拿出了很大的折扣力度。

而网购图书者,作为成熟的电商用户,对于促销有极高的敏感性,这部分人群会有明显的“等促销”的行为,在大促时进行大批量的图书购买。所以,在一定程度上,电商的促销行为也推进了全民阅读进程。

教育,每个爹妈购书的最大动力

除了促销,我们发现,教育成为了最重要的购书动力,每年的寒暑假、开学季、考试季对于图书的销量有着明显的拉动作用。大中专教辅在每年3月和9月达到最高峰,这是大学开学的时候,也是准备研究生考试和公务员考试的重要时段。中小学教辅则在每年6月和9月达到销售最高峰,6月的暑假以及9月的开学都需要准备教辅类书籍。这些销售峰值点,体现出购书人群对于子女教育的重视。

报告显示,购书目的明确的特征在京东图书新用户中体现的更加明显。2016年,通过京东平台首次购买图书的用户中,27%的用户选择购买童书和教辅,其次是小说、考试和文学,并没有一窝蜂地大量购买畅销书。

看了京东国民阅读大数据才知道:文化人儿买书,是酱事儿的-

粉丝经济最火热

阅读时,不少用户会特别欣赏某位作家的风格,从而围绕这些作者形成类似粉丝圈的读者群体,这样的选择不仅代表读者的喜好,还体现了读者的自身定位和诉求。

报告选取了几位有代表性的作家:张皓宸、曹文轩、东野圭吾、莫言、刘慈欣、咪蒙,通过对不同类型作者的读者群体进行分析,同样得到很多有趣的规律。

例如,硬科幻作家刘慈欣的读者圈性别比例最悬殊,男性占67%,女性仅占33%,在科幻这一细分领域,男性读者的兴趣的确更浓。而以90后畅销书作家张皓宸粉丝为代表的读者圈,性别较为均衡,女性读者数量略高于男性。

看了京东国民阅读大数据才知道:文化人儿买书,是酱事儿的-

不同作家的读者圈中,学历额差异也很明显。

日本推理作家东野圭吾受到学生群体的热烈追捧,其读者圈中,有超过65%是学生。刘慈欣、莫言则得到高学历精英人群的认可,两位作家的读者群中,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人群甚至超过三分之一。

大IP也成购书风向标

一些热播剧和大IP的风靡,也会在短时间内引发图书的高爆发式增长。

例如,电视剧《人民的名义》自开播以来,全网爆红,其同名图书在京东平台销量也一路攀升,销量周环比超过330% 。

购买《人民的名义》小说的主力用户,是一个高知群体:70后和80后男性,研究生学历,以白领、公务员和金融从业者为主;中产用户占比超过58%。他们主要来自北京,以及山东、江苏、上海、浙江、福建、广东、江西等与“汉东省”的要求符合的省份;以及广州、福州、杭州、上海、南京、济南等与“京州市”的要求符合的东部城市。可见,图书的销量与网络热议和当地读者的带入感不无关系。

通过这份《2017国民阅读报告》,我们发现,影响图书销售的因素来自多方面,促销的时机、消费者购书的目的和粉丝经济等都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想要抓住消费者,先要了解消费者,还是先看看报告再说吧!